« 有流年相伴的日子並不孤獨 | トップページ | China expands imports to share development dividends with world »

2017年10月27日 (金)

它們的相遇是美麗還是哀傷

滿池盛開的荷花,滿池擁擠的荷葉,沖擊著你的視覺。你仿佛看到荷花仙子在水中擺出各種妖嬈的姿態,有的含苞待放,像羞澀的少女,合起了手掌,直指藍天,默默祈禱,想必是等待白馬王子翩然而至;有的稍稍露出了緋紅的小臉,從荷葉深藏探出了小腦袋,仿佛是在跟遊人捉迷藏;有的兩朵靠在一起,紅艷艷的嘴唇,白嫩嫩的皮膚,極盡少女的美色,引得蜜蜂、蝴蝶在它們周圍飛來飛去。有的已經怒放到極致,花瓣分好幾層,最外層有六片,最裏層有五片,並非重疊,而是錯落有致的組合成一個完美的花型。其中幾朵,已經露出了淡黃色的花蓬,上面分布著密密麻麻的雌蕊,緊緊環繞著花蓬的是橙黃的雄蕊。待到秋末冬初,那花蓬已成了包裹蓮子的蓮蓬。
荷葉大多長高了許多,密密集集的一大片,呈漏鬥形狀,邊緣如海浪般彎曲有致。有的展開它碧綠的衣服,如饑似渴的接收著雨水的洗禮,天晴,陽光照射著這些田田的荷葉,反射著珍珠般的光。雨水聚集在荷葉的最裏層,一點一點地匯聚成巴掌般大小的荷露。有的荷葉,歪著頭,隨風搖擺,那一顆顆小水珠便“滴答”、“滴答”打在水面或矮個子的荷葉上。有的並沒有長高,而是飄浮在水面上,那些晶瑩的水珠,零零散散的鑲嵌在上面,好似無數小小的璀璨的鉆石。

李清照描寫的那首《如夢令》:爭渡,爭渡,誤入藕花深處。你想像著自己一個人,撐著一葉小船,在如煙如霧的荷塘中悠然行駛,你坐在船上,纖纖玉手摘一片荷葉,放在頭頂,遮住那細小如絲的雨點;你的臉輕輕碰觸那柔軟的花瓣,一陣香氣撲鼻而來,想到了阿媽親手為你做的頰齒留香荷花糕,喝著用荷露浸泡的茶,那該是一種怎樣的香甜與愜意!
雨後的荷葉,那般的翠綠,那般的晶瑩剔透;雨後的荷花那般的嬌羞迷人,那般的純凈潔白。美麗高尚,高潔無華,寧靜致遠,你的心被這景致深深打動,一切的煩惱與不快早就拋到九霄雲外。
你靜靜欣賞著,深深的陶醉著,在你的筆下,你這樣寫著:煙雨後的荷塘,煙雨後的自己,原來可以如此愉快的融為一體,它給我帶了未曾感受過的心境的平和,心境的美麗,心靈的升華:五月的煙雨圖,憂又怎樣;悲又怎樣;愁又怎樣?!

盛夏的荷花,有的已經奄奄一息,有的已經了無生機,垂頭喪氣。在一片小小的荷葉下面,有一枝小小的含苞待放的荷花嬌羞的映入眼簾。這個時候,竟然也有如紅著小臉的豆蔻年華的女孩躲在“樹下”偷看來來往往的“行人”,莫非,它是下了凡的仙女,看中了人間某位英俊瀟灑,才華橫溢的少年,於是化作小小荷花,藏身此地,等待著每天他的到來?可是他們相遇的機率是多少呢?少年會不會發現這麽不起眼的花兒呢?少年會不會也喜歡它呢?

荷塘的一個角落裏有一大片盈盈綠意的荷葉,有不少迷醉在夏日中的穿著粉紅色小裙的荷花,還有一朵半開半閉的婷婷玉立的荷中仙子。它的肌膚,是那麽的潔白無暇,光滑透亮,它的玉體,是那樣的冰清玉潔,似乎,它的前世是觀音菩薩的蓮花寶座,在滾滾仙塵中,吸收了多少仙氣,才換來了今世華美絕倫的變身。

« 有流年相伴的日子並不孤獨 | トップページ | China expands imports to share development dividends with world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它們的相遇是美麗還是哀傷:

« 有流年相伴的日子並不孤獨 | トップページ | China expands imports to share development dividends with world »